拍照手机

【芯观点】 美国乡村运营商为何如此难以割舍华为和中兴?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2020-11-27 01:46

【芯观点】 美国乡村运营商为何如此难以割舍华为和中兴?000792股吧 9月3日,美国农村无线运营商协会再次向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发出了一封“诉苦信”,抱怨替换华为和中兴的电信设

9月3日,美国农村无线运营商协会再次向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发出了一封“诉苦信”,抱怨替换华为和中兴的电信设备报销补贴还没有到账,已经影响到了9月份开学季学生们的远程教育,而且还进一步提到,在很多完全依靠RWA协同服务的小运营商覆盖的区域,剥离华为和中兴设备的结果很有可能导致连最基本的911电话服务都无法提供。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RWA,代表广大美国乡村地带无线通讯运营商的利益

这封不到500字的公开信由RWA十人联名签署,以今年三月份通过的《安全可信通信网络法》来威压FCC,索要20亿美元国会补贴中自己应得的那一部分,毕竟FCC 也公开承认,设备替换计划还需要大约18亿美元才能差不多算完成。

两年多以来,若要追寻美国有关“华为禁令”的各个版本,FCC可以说是始作俑者,比美国商务部2019年上半年出台“实体清单”流程还要早一年左右。

FCC排除中国设备供应商的措施最早可以追溯到2018年年初:FCC宣布禁止使用FCC USF购买来自“对美国通信网络或通信供应链构成国家安全威胁的公司”的设备或服务,FCC将美国星罗棋布的电信运营商忠诚测试度与USF挂钩,主观上充当了反华为/中兴政策吹哨人的角色。

自那时起,RWA就开始了自己的诉苦旅程,美国各大媒体也不断撰文呼应RWA的诉求,核心观点就是,FCC的所谓“不安全供应商剥离”计划,最终损害的将是小供应商和边远地区人群的网络使用权。RWA旗下有相当话语权的Pine Belt当初就估算,采购替代设备的价格将在600万到1000万美元之间,加上原设备的折旧和停机时间,以及加上损失的漫游费,估算替换其网络的所有成本加起来约有5700万美元。

在公开信中,RWA表示,没有华为/中兴的硬件服务,很多地区的911电话都没法打

如果把5G生态比作数学中的微积分,RWA所代表的美国中小运营商尚处于解答一元二次方程阶段,对他们目前而言,5G设备的运力和传输量依然是遥远的“屠龙之术”,而火烧眉毛的是,按照FCC的规划,美国将在2022年年初开始彻底在全国范围内关闭3G服务,这对RWA而言,也无异于一种理论形式上的“腰斩”。

Verizon的“苦衷”

美国东部时间9月2日,FCC宣布3.5GHz 5G中段频谱拍卖结束,Verizon在5G频谱上花费近19亿美元,成为最大买家,广为外界关注的ATT和T-Mobile并没有积极参与此次拍卖,外界分析,很有可为年底的高频段拍卖做准备。

每个国家的5G频段拍卖,其结果都和设备供应商的利益息息相关,而在美国,华为和中兴看似是局外人,但在某种程度上以“影子设备商”的身份而存在。

竞价排名第一的Verizon和排名第七的Windstream均表示目前仍在使用华为的设备。除此之外,诸如CenturyLink,Cincinnati Bell等深度参与频谱拍卖的,也就是FCC眼中的使用华为与中兴设备的“污点买家”,同样拿到了各种数量的优先接入许可证。

查询后发现,美国旗舰级通信运营商Verizon使用的华为设备主要是VoiceLink。

这个Voicelink是一种远程无线呼叫电话硬件服务系统,用来替代有故障的座机电话,即landline。两年多以来,Verizon一直声称替换掉所有和华为有关的硬件设备,却让Voicelink成了“漏网之鱼”,背后涉及到Verizon的一个“阳谋”——用Voicelink替换掉线路老旧且维护成本过高的landline。

Verizon的VoiceLink服务系统

而鼓吹Voicelink代表未来新科技远程通话方向的Verizon却在一轮又一轮的线路改造中不断接到投诉,甚至惹恼了会员基础雄厚的CWA,作为传统无线座机的替代品,Voicelink在技术上,如无人值守语音留言、拨号音的连贯度、消除线路间歇性断裂等一系列领域内均不如人意,导致CWA一度威胁将Verizon告上法庭。综合Voicelink使用情况来看,该系统的应用问题不在华为制造技术,而在于线路铺设本身影响了通话质量。

Verizon的运营总监Thomas MacNabb在接受《华尔街时报》采访时为“华为制造”辩护:“Voicelink可以在极端天气情况下,为客户提供最好的通话服务。”Sandy飓风等一系列夏季灾难性天气加速了Verizon的landline线路替代方案,而华为的技术和硬件成本几乎成了Verizon唯一的选择。Voicelink和普通人的日常固话习惯性选择息息相关,美国民间曾经成立过诸如“在新泽西州不要挂断电话”等民间组织抗议Verizon在远程固话线路的铺设过程中的反复无常,再加上CWA的诉讼压力,让美国这家运营商巨头的二次改造,即对华为硬件设施的剥离进程一推再推,形成了尾大不掉的“夹生饭”,对此,Verizon只能向FCC解释,Voicelink不涉及数据存储,所以暂时不用担心华为技术是否会带来网络安全问题。

诸如Verizon,Windstream等美国大型运营商剥离华为都需要很长时间来平衡市场供需与成本的计算,那么RWA就有了更多理由向FCC讨要更多筹码,顺便向其施压,毕竟口惠而实不至的画大饼也是有限度的。

还发现,美国蒙大拿州的Sagebrush Cellular、俄克拉荷马州的Panhandle Telephone Cooperative等加入RWA联盟的“污点买家”都在FCC中段5G拍卖名单中。作为乡村地带电信运营的典型代表,Panhandle与华为/中兴的合作历史相对更为悠久,我们有理由推断,这和两家设备供应商在美国早期的布局策略有直接关系。

一面镜子——能源巨头涉足通信运营

在乡村和偏远城市郊区地带与Sagebrush、Panhandle等构成频谱和电信运营竞争关系的,不一定是非传统通讯圈内的企业,而是大型的能源公司,这也是西方国家通讯产业中,美国5G技术运营最特殊的地方。从这个视角看,我们才能深刻理解乡村地带的运营商为何难以融资和拿到补贴以配合FCC的设备替代计划。

美国两大石油天然气开采集团EOG和Occidental以能源产业拉动通讯基础设施建设,前者以43万6000美元的价格拍得德克萨斯州南部4个县的8个许可证,出价是使用华为设备的Panhandle的6.8倍。

诸如还在使用华为设备的Panhandle之类的中小运营商,拿到运营许可证的不在少数

能源产业巨头们往往喜欢“精准打击”,沿着富矿地带行进,美国得州一个常住人口不到百人的小县Loving,创下了FCC中段频谱拍卖中的单位最高价,为每人每MHz 141美元,主要是因为该地区位于特拉华盆地之上,地下有一个巨大的页岩油地层。

该地区计划拥有25万口产油井和500多个工作平台,总设施加起来几乎是美国全国所有同类型设备的一半左右。除了EOG之外,很多媒体还忽略了另一家能源巨头雪佛龙披上了“localloop”的马甲,花费超过580万美元拿到了113个县的122个运营执照;而Occidental石油公司则以Oxy USA实体为名,出价超过483万,拿到了10个县共31个运营执照。

Oxy USA就是Occidental参与FCC频谱拍买的“白手套”

EOG、雪佛龙和Occidental的通信运营业务均围绕特拉华盆地的油气展开,能源巨头把此地视为禁脔,采用华为和中兴设备的RWA显然是无法竞标这片看似荒无人烟却在通信线路运营大有可为的膏腴之地。美国资深通信产业分析师Brian Goemmer一阵见血地指出:“频谱在美国是跟着能源走的,而不是人。”

擅长政治投机的雪佛龙的竞拍马甲是“LocalLoop”

趋利避害,无利不起早的资本增殖本性,让处在地缘政治焦点的拍卖方很多时候会丧失在商言商的中立立场,雪佛龙最近明言让员工卸载并隔离微信的做法,带有明显的政治投机色彩,就说明了这一点。那么在FCC的华为/中兴设备剥离替换计划的背景下,这些能源巨头散发出来的商业光谱显然也和RWA处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之中。

结论

表面上和美国国防部和商务部都素无瓜葛的FCC,在排斥华为与中兴设备问题上更有一线实操经验,他们的管制范围和组织架构在某种程度上比前两者更受资本驱动的依赖。2017年,FCC曾极富有争议地取消了美国存在多年的网络中立法规,卸掉了互联网提供商不得歧视用户的“包袱”,以增加内容商虚拟自由度为代价,实质上给提供商的恶意竞争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从那时起,就埋下了RWA无法在几年之内完全替代华为/中兴设备的草蛇灰线。因为无论从硬件设备的折旧成本还是运营流畅度来说,十几年来,华为/中兴的辛勤耕耘布局的3G大业才是他们最佳的选择。

失去商业中立性的FCC,进而因拉拢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为Open RAN计划站台,又失去了技术和政治中立,不但暴露了Open RAN计划的地缘政治色彩,也让参与其中的能源巨头有机会将资本的触角延伸到通讯运营领域。

FCC“开源”有功,在“节流”领域却不断踢到钉板,根本原因就在于它5人委员会组成的平衡小组必须要标榜总体无党派的身份,左手隔断政治献金通道,右手为能源巨头广开绿灯,商业和技术上的偏斜未能反哺政治偏斜,最终还是无法填补嗷嗷待哺的RWA所需要的20亿美元的华为/中兴设备替代政府补贴,主观上排斥华为和中兴的FCC,在技术和商业二律背反逻辑的推动下,反而为华为和中兴的存在保留了一块“飞地”。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三星在电池技术全球专利申请主体中排名第

    2020-11-28 11:55

  • 集微指数涨0.86%,航锦科技实控人将变更为

    2020-11-28 11:17

  • 苹果供应商奥普特科创板IPO过会

    2020-11-28 10:44

  • 外卖骑手的“福星”?紫光展锐智能头盔让

    2020-11-28 10:04